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历史记录|云南快乐十分近500期走势图
最新信息
熱門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史薈萃 > 正文

中華文明的歷史啟示

袁行霈

發布:系統管理員 日期:2015/2/4 來源:本站 瀏覽:

我講這個題目是出于以下考慮:北京大學國學研究院組織校內36位教授,用6年多的時間,撰寫了一部《中華文明史》。我作為這個項目的負責人和此書的主編之一,在撰寫過程中不斷思考這樣一個問題:中華文明的歷史究竟能給21世紀的人類甚么啟示?

中華文明的歷史啟示之一,就是選擇和平和諧。

中華文明植根于東亞大陸一片廣袤的土地上,中華民族安土重遷,熱愛和平。中華文明本質上是一種“和”的文明,“和”的觀念在經典中多次出現,《老子》說:“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第十二章)這是從哲學的高度解釋“和”,用“和”來概括萬物之間相互依存的關系。《論語》:“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學而》)這是從禮的角度解釋“和”,“和”不僅是禮之所用,也是為政之道,而且是一種美。《禮記·中庸》以“和”為“天下之達道”,能“和”則能四通八達,無往不利。又說:“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達到“中和”,天地才得以正,萬物才得以育,這就將“和”的意義提到了很高的地位。

中華民族深知和平對文明的保障作用,也深知戰爭對文明的破壞作用。西晉統一全國后,在文獻整理、史書編纂、學術積累,以及文學創作等方面,都已出現繁榮的端倪,是戰爭,打亂了文明發展的進程,在北方造成多年的文明斷裂。宋代是中華文明史上的一座高峰,科技處于世界領先的地位,是戰爭,打亂了原來的趨勢,延遲了文明的發展。

和諧與和平都基于一個“和”字。和諧是和平之上的一種更高、更美的境地,包括人與自然的和諧、人與人的和諧,以及個體的人自身的和諧。關于人與自然的和諧,重點在于:既改造自然以適應人的需要,也調整人的生活方式,以適應自然的規律,這就是所謂“天人合一”的要義。關于人與人的和諧,重點在于:既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既考慮局部的利益更顧全整體的利益,以達到整體的協調發展。關于個體的人自身的和諧,包括身心兩方面的協調,重點在于通過實踐和自省以提升自己的人格和道德。中華文明中關于和諧的觀念,對于解決當前中國和世界面臨的種種問題,無疑具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中華文明的歷史告訴我們:文明的發展離不開和平和諧,唯和平才能使文明的成果得以保存,唯和諧才能使文明穩步發展。

中華文明的歷史啟示之二,就是選擇包容。

包容,是中華文明固有的思想,早在《尚書》中就有這樣的話:“有容,徳乃大。”(《周書·君陳》)意思是:有所包容,所成就的功德才能巨大。《老子》也說:“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第十六章),意思是:有所包容,就能臻于“公”,進而臻于“王”、臻于“天”,臻于“道”,臻于“久”。這雖然都是針對統治者而言,但在中華文明中具有普遍的意義。中華文明是一種包容性很強的文明,中國人常用“海納百川”來形容一個人的氣度胸襟,這四個字也可以用來形容中華文明的品格。

越來越多的考古資料證明,中華文明的發祥地,不只是黃河流域,還包括長江流域。越來越多的考古資料又證明,除了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還有許多文化遺存散布在全國各地。中華文明的組成,既包括定居于黃河、長江流域的,較早以農耕為主要生活來源的華夏文明,也包括若干以游牧為主要生活來源的少數民族文明。中華文明的演進過程,是多種文明因素的整合。整合的模式是以華夏文明為核心,核心向周圍擴散,周圍向核心趨同,核心與周圍互相補充、互相吸收、互相融合。漢族和漢族以外的55個少數民族,都為中華文明作出了重要的貢獻。我們引為驕傲的山西應縣木塔那樣精美的建筑,便是契丹族所建立的遼代的杰作。蒙古族所建立的元朝,首次開辟了南北海運航線。滿族所建立的清朝,出現了康乾盛世,為中華文明增添了精彩的一頁。

我還想舉戰國和唐代為例進一步加以說明。戰國時代儒家、墨家、道家、法家、名家、陰陽家等不同的學說和流派多元共存,自由爭辯,這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我想強調的是,這種包容不只是統治者的包容,也是整個社會的包容,孔子有弟子三千,“楊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孟子·滕文公章句下》),其它各家也各有自己的信徒或同道,這說明社會的包容度很大。包容,也是唐代文明鼎盛的一個重要標志,這表現在許多方面,例如儒、釋、道三家并用;政府機構中各民族的人才都有施展的機會,以科舉考試選拔人才的制度,使大量出身庶族的士人進入仕途;文學藝術的題材和風格多種多樣,等等。僅以政府的將軍為例,如哥舒翰、高仙芝、李光弼等都是少數民族。而日本的阿倍仲麻呂(晁衡)、新羅的崔致遠都曾在唐朝任職。

中華文明的歷史告訴我們:文明的發展需要包容,“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唯包容才能百川匯海,唯包容才能不斷壯大。

中華文明的歷史啟示之三,就是選擇開明。

開明的核心有四點:一是民為貴,孟子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孟子·盡心章句下》)這已成為經典性的話語。二是廣開言路,從諫如流,班彪說:“從諫如順流”(《文選·王命論》),這是明君的必要條件。三是舉賢授能,《禮記》說:“尚有德,尊有道,任有能,舉賢而置之。”(《禮器》)這是治理國家的重要舉措。四是以法為準,唐太宗說:“法者,非朕一人之法,乃天下之法。”(《貞觀政要·公平》),其中包含了一定程度的法治思想。中國古代往往將“盛世”與“開明”聯系起來,稱之為“開明盛世”。漢代的文景之治,唐代的貞觀之治和開元之治,這些盛世都是比較開明的。即以唐代為例,太宗對太子說:“舟所以比人君,水所以比黎庶,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貞觀政要·教戒太子諸王》)太宗問魏征:明君和暗君的分別,魏征回答說:“君之所以明者,兼聽也;其所以暗者,偏信也。”(《貞觀政要·君道》)太宗深以為然。先天二年,玄宗任命姚崇為相。姚崇針對當時存在的問題,提出“十事”,從施行仁義、不求邊功、停止宦官和外戚干政、免除雜稅等十個方面申述了自己的意見,玄宗從諫如流,取得很好的效果。姚崇罷相時,推薦剛正極諫的宋璟繼任相位。宋璟繼續貫徹姚崇的政策,使得賦役寬平,刑罰清省,百姓富庶。

1 [2] [3]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历史记录 比分直播188直 北京pk10技巧5码选位置 双色球胆拖工具 线下福利彩票打印软件 重庆时时彩稳赚q群 pk10软件下载 足球对冲公式 牌九顺序 香港博彩王首页 2017北京pk10官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