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历史记录|云南快乐十分近500期走势图
最新信息
熱門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史薈萃 > 正文

時代與讀書

呂進

發布:系統管理員 日期:2015/2/4 來源:本站 瀏覽:

我講三個問題:時代需要人才,人才需要讀書,新媒體條件下的讀書。

一、時代需要人才

阿伯特·勞倫斯·洛厄爾是美國教育家,法學家,1909—1933年間擔任哈佛大學校長。他主持的哈佛本科教育改革后來成為美國的標準教育體系。洛厄爾在每屆學生的畢業典禮上都發表講話,這24篇講話匯成一本書:《哈佛校長畢業演說辭:現實與夢想》。書中有這樣一段話:“我們生活在一個有趣的時代,因為它在迅速變遷;一個有趣的時代也是一個困難的時代,它對我們提出了挑戰。”

我們當今的世界正是這樣。一方面,它在迅速變化。通過互聯網把各方面信息連接起來的網絡時代大大改變了人類的生存方式、行為方式和交際方式,創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世界。世界經濟迅猛發展,尤其是新興經濟體。預計到2020年,世界三大領先的經濟發展體(中國,印度,巴西)的經濟總量將超過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和加拿大的總和。但是,經濟增長本身并不能自動轉化為人類的進步,只有社會發展才能確保人類的進步。當今時代向社會發展提出了四大挑戰:人口、資源、環境和健康。

從中國來看,也是這樣。經過三十多年的對內改革和對外開放,現代中國的經濟已經起飛,標志有三個:1,實現了從農業國家到工業國家的轉變;2,人均GDP6767美元(2013,國家統計局),進入世界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行列(按世界銀行公布的數據,低于975美元是低收入國家;976—3855美元,為中偏下收入;3855—11905美元,為中偏上收入;11905美元以上為高收入。美國是47390美元);3,經濟總量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

然而當下中國的社會問題極其突出,社會安定已到臨界點,用《世界商業評論》排名第六的中國經濟學家吳敬璉的說法是:改革正在與革命賽跑。從文化的角度觀察,當下的基本畫圖是:經濟發展,文化貧窮,思想干枯。物質和精神的失衡造成人文情懷的失落。

好些文學名著的開頭都很精彩,引起讀者閱讀的興趣。

英國作家狄更斯的《雙城記》是這樣起筆的:“那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時代,那是糟得不能再糟的時代;那是一個明智的歲月,那是一個愚昧的歲月;那是一個信心百倍的時期,那是一個疑慮重重的時期;那是一個光明的季節,那是一個黑暗的季節;那是充滿希望的春天,那是令人絕望的冬天。我們擁有一切,我們一無所有。大家都在升天堂,大家都在下地獄。”《雙城記》的開頭和中國當下的時代有些相像。我們所處的時代,是一個偉大的時代,又是一個正在轉型中的復雜時代。在這個時代里,改革與混亂共生,崇高與卑鄙并存,廉潔與腐敗同在。

在中國歷史上有兩次大的社會轉型。第一次開始于春秋戰國時期,從血緣宗法體制向專制帝國體制轉變,這次轉型直到秦漢才得以完成,經歷了四、五百年。這次大轉型,出現了一個新階層:“士”,也就是知識分子,意見領袖,大V,對中國的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第二次開始于1840年的鴉片戰爭,從專制帝國向現代國家轉變,至今才100多年,由于戰爭、革命、動亂、頻繁的政治運動,轉型頗多變局,進展緩慢,直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才得以提速。

轉型期總會淘汰落伍者,也總會涌現新生力量,后者以各種方式投身社會變革的大潮中。轉型期社會的不確定性和震蕩性,給新生力量帶來機會,也帶來挑戰。

大學是新思想的策源地,新文化的孕育地,新學術的誕生地,新人才的培育地。新的人才的第一個要素就是原創精神,具體說來,就是要具有相對于政治體制的獨立性;相對于意識形態的自由性;相對于社會主流的批判性;相對于功利心態的超脫性。

大學要出人才,大學生就要守住自己,守住人格的尊嚴、學術的尊嚴,為民族的振興付出努力。

大學要出人才,大學生就要守住夢想,守住一個知識分子在轉型時代的擔當,介入當下的改革大業,保留社會關懷、思想批判、文化重建的興趣與能力,對社會的一切進行“詩意的裁判”,充當公眾的良心。

二、人才需要讀書

要守住自己,守住夢想,批判性思維是學術創新的必須具備的素質。而廣泛閱讀,是形成批判性思維的基礎。獲取知識當然不止是讀書,但讀書是獲取知識的主要途徑。要讓讀書成為生活方式。真正的閱讀可以讓讀者擁有一段段無可替代的完整的生命體驗。讀書可以讓我們站在巨人肩上思考和瞭望,以廣闊的內在視野觀察我們的時代,提出問題,解決問題。

培根(1561—1626),英國哲學家,馬克思、恩格斯說他是“英國唯物主義的第一個創始人”, “知識就是力量”(Knowledgeispower)是培根的名言,這句話出自培根的《沉思錄》。力量,指的人格力量,思想力量,工作力量。

書,是這一代對下一代精神上的遺產,是老年人給開始人生的青年人的忠告,是準備休息的哨兵給接班的哨兵的命令。書里有人生,書里有思想,書里有智慧。所以,“開卷有益”。(宋代王辟之,山東臨淄人,1095年知忠州,1097致仕還鄉。他的《澠水(發源于臨淄的河流)燕談錄·文儒》寫道:“太宗日閱《御覽》(呂按:即《太平總類》)三卷,因事有闕,暇日追補之。嘗曰:‘開卷有益,朕不以為勞也。’”)

1 [2] [3]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历史记录 骰子单双玩法规则 微信红包押注大小单双群 通比牛牛是什么意思 彩霸王最准六肖 拼十牛牛先翻4张看牌抢庄 万博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四川时时玩法介绍 彩票36选7自动选号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