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历史记录|云南快乐十分近500期走势图
最新信息
熱門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史薈萃 > 正文

個性鮮明的“經典訓練”案例——談談《先秦大俠義》一書的閱讀方法

趙心憲

發布:系統管理員 日期:2015/6/30 來源:本站 瀏覽:

一、人類學的閱讀視野,成就了先生個性鮮明的《先秦大俠義》

去年底,為準備佘明哲先生《〈道德經〉新解》研討會的發言稿,重讀朱自清先生《經典常談》,心得頗多。筆者從事語文教育文學閱讀的教學、研究多年,感觸很深。簡言之,當代語文教育從小學到中學整整12年,受教者仍然不能實際解決“讀”和“寫”,兩大基本語文能力培養的痼疾,破解的鑰匙到底藏在哪里?新世紀新課程標準強力推行十余年了,基礎教育工作者似乎都知道了加強閱讀訓練的重要性,經典閱讀量化訓練的實際功能,彷佛已經成為全社會的共識了(諸如國學讀本的流行就是旁證)。然而,不是應試訓練的閱讀訓練,在層出不窮、大量出版的新世紀教輔教參圖書中,似乎還是很不容易找到一本對路的教師閱讀的參考書!朱自清先生70年前“經典訓練”的《經典常談》,有關傳統閱讀理念與基本技能訓練方法的闡釋,仍然那么有說服力。

《葉圣陶教育年譜》1943年6月9日有這樣的記載:“6月9日作畢評論《介紹經典常談》,刊《國文雜志》第二卷二期,8月15日署名朱遜(收入《葉圣陶集》第十四卷)。文章把朱自清《經典常談》中的‘經典’界定為,‘是歷來受教育的人常讀的書’。說朱自清在序文里說,‘經典訓練的價值不在實用,而在文化’。這個話很通達。我們生在這么一個文化環境之中,如果不知道一些記錄文化的書,就像無根之草,無源之水似的,難望發榮滋長,流長波闊。從這個觀點,無論學理科工科的人都該受經典訓練,也有了充分的理由。”

《經典常談》中的“經典”,葉圣陶認為就是“歷來受教育的人常讀的書”。《經典常談》這段話的表述是:“在中等以上的教育里,經典訓練應該是一個必要的項目,經典訓練的價值不在實用,而在文化”。葉先生將“中等以上的教育”,對應于“歷來”國家教育的主體部分,是很有深意的。一方面,體現了葉先生的職業習慣,對抗戰時期現代教育中小學國文教育水平的特別關注;另一方面,則簡捷表達出,葉先生在中國傳統文化原典閱讀過程中,注意到關乎中華文化原創力源頭的基本認識——文化通識教育的先秦典籍閱讀訓練,對提升中華文化軟實力核心價值功能的完全認同。這是從中小學語文學科教育的國家功能,所闡發的觀念,當然不是本文重點討論的話題。之所以提及,再細讀辨析字里行間深意之所在,首先在于《先秦大俠義》第十四章“俠義一脈化人千秋”的兩個論斷:

其一,“俠文化的根須粗壯而深長,與儒文化和合互補,共同鑄就了歷代中國人的基本思維方式、行為慣式、道德理念和價值取向,即所謂國民性”;

其次,“傳統俠義的道義取向、信義取向、勇義取向、恩義取向、節義取向全都沒有過時,它們所蘊含的思想道德資源主建構全都有益于培養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再其次,《先秦大俠義·后記》所述作者本書的閱讀方法和寫作宗旨:為了“統攬”中華俠文化的“總體風貌”,在寫《半部〈論語〉——孔門君子的德行坐標圖》(重慶出版社2012年11月出版)一書的同時,計劃“在其后五年左右時間,集中心力通讀正史以及能夠到手的稗官野史,從中梳理出對俠文化貫通性的個人認識,然后寫成一部定名為《中華俠文化》的史論專著。”因為身體原因,正史細讀只能“止于”《三國志》而遺憾放棄“通史”的原計劃,“改寫”《先秦大俠義》“探源溯流,略窺中華俠文化的基本風貌”,這部具有作者鮮明個人風格的中國俠文化斷代史專著。

上文之所以不厭其煩摘錄《先秦大俠義》語段,因為筆者據此,讀出了朱自清先生“經典訓練”的核心要義。“經典訓練”,就是經典閱讀訓練,這是中國傳統語文閱讀能力訓練兩千多年卓有成效的方法,朱自清先生抗戰中期立足于現代闡釋學理念明確提出,功莫大焉。5000年中華文明的文化傳承,面臨斷層末日,必須把握住華夏文脈永不枯竭源頭的生命力所在,積極推進中華文化現代化的真正轉型,傳統文化精髓在中國大陸存在,泱泱中華大國就會永遠挺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經典訓練”基本平臺的原典閱讀面,就是先秦典籍的核心部分——這些傳統中國“歷來受教育的人常讀的書”,主要就是,諸子百家中的《老子》《莊子》《論語》《孟子》,還有《先秦大俠義》特別提醒的《墨子》。筆者很認同當代一位精英學者下述“話丑理端”的闡釋思路:

中華民族精神固有的仁義道德,就是當今世界的“普世價值”,這是我們中國人的精神原創產品。中華文明5000年沒有中斷過,重點依靠主流的儒家思想和“邊緣”民間文化的俠文化。“儒和俠是中華文明的兩大支柱”,2000年前的《韓非子》就站在統治階級的立場上,將儒、俠“綁在一起”如是說:“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發現儒、俠國家意識上的共通性。兩千年多年封建專制制度下,儒、俠文化的根本區別在于國家結構位置中的“上和下”:“儒家集團是精英集團”,不斷生成主流意識形態,“在上”;“在下”的廣大老百姓,其精神層面的支撐則主要“靠俠,靠俠義”。

俠義在學術界有不同的說法,“源頭”有儒家說、道家說和墨家說,“這些都不是真正的本源”。“要去檔案館查第一手的資料”,“第一次那個話是怎么說的,一個字都不能差。這種精神是保證學術嚴謹的。”但根本而言,典籍還不能算是“真正的第一手材料,第一手材料是生活,是生活本身。”簡言之,“俠的根源在人性”(孔慶東《儒家文化與俠義精神》講座,2008年)。

1 [2] [3]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历史记录 平码复式三中三公式表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捷报 彩乐网手机最快开奖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上海t6装饰坑 双色球电子投注单票到哪里拿 pk10九码滚雪球一个月 11选5任选6稳赚技巧 玩龙虎的个人经验 时时彩700注平刷方法